• 以史鉴今 资政育人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将帅风采

    朱德在古县阻击日军四昼夜
    来源:《党史博览》2022年第10期  作者:庹平  点击次数:


    全国抗战开始后,朱德深入华北抗日前线近3年,创造性地贯彻落实中共中央的战略方针和决策部署,指挥八路军奋勇开辟、巩固和发展敌后抗日根据地,与敌人进行1万余次战斗,取得毙伤10万以上敌人,在华北牵制日军10个师团和12个旅团等辉煌战绩,开创中国共产党领导抗日战争的新局面。朱德在中国革命战争中曾多次遭遇风险,抗日战争时期的古县阻击战就是其中的一次。

    ■一■

    19382月,当朱德就任第二战区以八路军为主,包括部分国民党军队的东路军总指挥时,日军从太原沿同蒲路两侧大举南下。日军进攻迅速,战局瞬息万变。222日,日军占领屯留、长子后,向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安泽逼近。当日,远在延安的毛泽东关心战局发展,来电了解敌情,并要朱德等对敌军行动目的作出判断。毛泽东来电征求朱德意见:“敌一路至川口、水头地区,另一路向离石、军渡。”“敌之企图何在?或为欺骗我们,调动八路军回陕,离开晋东、晋北;或为击破我右翼便利中路进攻;或为封锁黄河截断八路军归路。以上各项,何项是敌主要目的?”朱德根据已掌握的情报,于223日复电毛泽东,告之已有日军进攻到离石、石楼的消息,但还没有接到正式的敌情报告,这个消息“如系确实,则多系佯动性质,以诱动我八路军过河”。根据朱德的意见和掌握的敌情,毛泽东进一步估计日军此次行动的目的,在于夺取临汾、潼关,然后进攻西安、武汉。毛泽东和在延安的任弼时于23日致电朱德、彭德怀等,提出中国军队“为保卫潼关及西安而战”和“为保卫武胜关及武汉而战”的两个战略计划及其相应兵力部署。其中提出:八路军将根据不同战略计划的实施和战场形势的发展,或在武胜关以东,或在潼(关)西(安)线,或在平汉路东西,积极配合友军作战。在好的情况下,关于“黄河以北诸军,包括阎部及八路全部,坚持晋南晋西战局。力图在临汾以北以东两地区歼灭敌人,顿挫敌之进攻,并出有力一部于道清路北,钳制企图渡河之敌。在坏的情况下,即设想万一临汾不守,洛阳被占,我晋境诸军亦万不可过河,而应转入外线,反过来攻敌之背,截断敌之来路,并图歼敌,根本破坏敌攻潼关计划”。

    正当八路军奉命与日军艰苦作战时,受朱德指挥的国民党军曾万钟部和李家钰部却没有奉令按时赶到预定位置。负责对国民党军队联络工作的彭德怀已带领一部分人到浮山、高平一带去寻找他们,但是一直联络不上。223日晚,朱德获悉从长治出发企图夺取临汾的日军3000多人的先头部队已占领屯留城这一情报后,为了给当时山西省会临汾城内的军需物资以及数十万军民安全转移留足时间,决定指挥身边仅有的200余名警卫和通信人员及县自卫队100余人,在良马、府城一带阻击该敌。24日下午1时许,朱德与左权指挥警卫、通信部队及安泽县自卫队,在安泽县古县镇以东府城镇(今安泽县城)附近,阻击沿临(汾)屯(留)公路西进的日军先头部队。时任朱德警卫员的潘开文后来回忆第一天的遭遇战时说:“19382月下旬,敌人分几路进犯临汾。我们从牧马村出发到屯留。本来打算在安泽宿营,但一到安泽,前面就碰上敌人,打响了,来个遭遇战。”“总司令叫我们立刻转到安泽东边的山沟里,叫左权、魏国英同志和我等几个人去侦察敌人。那里是一层层的梯田,有的梯田漏水成为洞穴。我们就蹲在洞里用望远镜观察。”“我们回司令部汇报后,总司令说:‘还要打一仗!’”根据朱德的部署,“那天上午八九点钟,左权同志带着我、魏国英和一个骑兵班不到30人从山上下来。我们刚下到右侧的小山坡下一块麦地,碰到一个老百姓,正问话时,就发现敌人向我们来了”。“左权同志就马上说:‘打,冲上去!’敌人很多,整条公路都是。我们就卧倒打他们。敌人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就往后退。”


    1939年,朱德(左)与彭德怀在山西八路军总部

    ■二■

    在战斗进行中,为了让毛泽东和相关人员及时掌握日军西进情况,朱德于224日致电毛泽东、滕代远、任弼时、彭德怀、聂荣臻、贺龙、刘伯承等并告王明、周恩来等:“西进之敌约200余人于本日13时左右抵达安泽东南之府城镇以东10余里处,现与决死队一部及总部守卫部队对战中,估计西犯敌之主力将经此道向洪洞进,现则手中无兵,阻敌不易。”战斗进行到当日黄昏,朱德根据当面日军“先头步骑约500人,黄昏时逼近府城”之敌情,进一步“估计该敌有以威胁临汾、洪洞,动摇晋中整个作战战局之目的”。

    按照223日毛泽东关于山西境内中国军队应“力图在临汾以北以东两地区歼灭敌人,顿挫敌之进攻”的意见,朱德作出进一步阻击西进之敌的部署,并再次致电彭德怀,林彪、聂荣臻,贺龙、萧克、关向应,刘伯承、徐向前、邓小平并报毛泽东、滕代远、周恩来、叶剑英、博古。在告之当面敌情后,详细告之阻击日军西进的军事部署:命令已接近屯留的国民党军曾万钟第3军,迅速截断屯留及良马镇大道,以一部扼阻可能继续西进之敌,以主力尾随西进之敌,猛烈向洪洞追击、侧击。国民党军李家钰第47军以一个团向府城疾进,协同曾军夹击。与此同时,朱德亲自指挥“手中现有之两个连及决死队一部,尽量迟滞敌人,以待上列各部赶到而消灭此敌”。另外,应朱德的要求,“阎(锡山)拟由临汾调一个团星夜来援,卫(立煌)欲抽一个师来,但何时可达尚不明”。应朱德的要求,卫立煌指示所部朱怀冰、武士敏两师为进击军,由朱、武分任正副指挥,向榆次、太谷、祁县、平遥线进击。朱德已致电朱怀冰、武士敏,要求其“坚决照卫立煌电示任务执行”。

    24日,朱德在指挥阻击战的同时,还牵挂着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发展与巩固。他致电聂荣臻,指示:“22日来电关于配合主力目前行动到平汉线作战布置很好,即速出动,勿误时机。出动后根据地之巩固与扩大,即应同时进行,以免敌乘机袭后方。经济、西药、电料请由赵尔陆处,与王震交通弄好。急需时可由贺龙师暂借用,大批送来时当由西安转延安、绥德交贺龙师转送。干部学生尚源源接济,经济已由中外募捐给你们,汇送方法,你早准备。曾国华支队应随徐海东旅西移。”这一天,朱德还与彭德怀取得联系,得知其已经抵达高平县之东山底,先后两次给彭德怀发电报,一份电报告之:“决死一部及总部守卫队在安泽西南与敌军对战,总部现在古县镇,准备明日向南转移。”另一份电报告之:“敌距古县镇二十里,我节节抵抗,总部改移古县镇南二十里之道充。”

    225日,朱德收到毛泽东的复电。毛泽东称朱德“对敌情判断正确”,提出“必须使用全力歼灭府城西进之敌”的建议,并要朱德“预告阎锡山、卫立煌,即使该敌冲入临汾亦不可动摇整个战局”。收到毛泽东的电报后,朱德认为如果增援部队能够按照部署及时赶来,消灭当面之敌还是有可能的。虽然由于前一日战斗激烈,部队“伤亡颇大”;加以前一日参加的“决死队第六总队临阵不战并于昨晚脱逃”,以及在作战中发现当面敌军兵力已逐渐增加。但是,为了尽量迟滞该敌,从早晨开始到下午5时,朱德指挥特务营第1、第2连继续节节抵抗,退守古县镇东里。日军在25日的作战中,侦知是威名赫赫的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率少数警卫部队在正面阻击,立即抓住这个机会,出动十几架飞机轰炸安泽附近的古县镇。结果,敌军在地图上找到了沁县以南一个叫古县的地方,把那里炸成了一片焦土。在安泽近旁古县镇的朱德却安然无恙,继续指挥警卫部队阻击敌人。

    25日晚,朱德将部队配置于古县镇南岸高地侧面,总部改移古县镇南12.5公里的刘垣,继续阻击敌军。这时,从临汾赶到的友军5个营援兵已布置在尧店一带。朱德身边的两个连同友军从侧面袭击日军得手,缴获两门炮和几挺机枪。26日,当面敌军兵力已增至四五千人,以长约10公里行军距离和很慢的进攻速度攻击前进。朱德身边的两个连同友军在古县镇、古罗镇之间夹击日军,顽强战斗至下午5时。但正面的友军不但未出击,防线反而被日军突破。27日,新扩建的总部特务团第2营赶到。由于是新扩建的部队,该营除班长以上人员外,其余都是新兵,每人仅装备1颗手榴弹。朱德命该营在古罗镇以西,对刚突破正面防线的西进日军后续辎重部队进行截击。在朱德的指挥下,这些新兵以手榴弹突然猛袭日军,一举取得歼敌100余名以及缴获军毯200多床、战马15匹、步枪3支、子弹1000余发等的完全胜利。


    抗战时期,朱德(右)与卫立煌合影

    ■三■

    朱德在古县迟滞敌军达四昼夜之久,直到与临汾的电话联系中断,说明城内军民已安全转移后,才率总部向东北方向转进。时任安泽县县长的邓辰西(又名晨曦、肇祥),奉朱德指示带领县自卫队参加古县阻击战。他按照朱德的安排,天天打电话与阎锡山、卫立煌联系。在古县阻击战期间,国民党军的配合是不及时的。这是导致古县阻击战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后来,邓辰西回忆:223日“半夜一二点钟,朱总来电话告诉我”,“说敌人已进入良马(今属安泽县),根据这种情况,他要我立刻动身到古县去”。“朱总要我把自卫队带上,在拂晓前到达古县。他还说要在府城一带打个阻击战,保卫临汾,否则临汾的人员、物资来不及撤退。如果敌人进得快,就在府城以东打;如果进得慢,可能在府城以西打。”邓辰西按时在拂晓前把自卫队带到古县,按照朱德的指示将自卫队交给左权后,与朱德住在古县一个四合院内。邓辰西回忆:“朱总住南屋,我住北屋。朱总对我说,交给你一个任务,就是用电话与卫立煌、阎锡山联系,并说,你跟他们说清楚,你是安泽县县长,与我在一起作战。从那时开始,在将近三天的时间里,我就不断地与临汾联系,主要是汇报战况,要兵支援。每次电话都是阎、卫亲自接的。关于援兵问题,他们每次都说已经派出了,卫立煌讲得更具体,什么已派了某师某部,定于几点以前到达某地,等等。我向朱总汇报时,朱总说,别听他的鬼话,但仍要我过一段时间就打电话去要援兵。事实上,在整个三天三夜的阻击战中,始终没有见到一个援兵来到。”“大约在227日或28日上午,我打电话到临汾就没有人接了。这时,敌人的炮弹也打过来了。”“朱总到我屋里对我说,我们该走了,就此分手。”“你回去县城住不稳了,要赶快准备开展游击战,发展游击队、自卫队,要建立根据地,这一带有很好的条件建立根据地。以后,我会派人与你联系的。”

    227日,朱德在确认临汾城内军民已安全转移后,决定率总部从古县向东北方向的沁县小东岭转移,进而指挥所部转入外线作战。当日下午,战斗一结束,朱德就致电毛泽东、彭德怀等,请周恩来、叶剑英摘报蒋介石,详报224日至27日府城、古县镇、古罗镇各地战况说:“是役前后战斗四昼夜,杀伤敌人在三四百人,缴获辎重不少。我伤通信营长、副营长,卫队副营长各一,连排干部以下百余人。”

    转移的前一日,即226日,还在古县指挥作战的朱德,与未回总部的彭德怀联名致电中共中央北方局:总部“现向古县转移中,我们将转移至外线作战”。同时,朱德还致电彭德怀,告以古县战况并询问:“你今日到何处?明日是否向我靠拢?速回部。”28日,朱德再次给抵达沁水榆江村的彭德怀发电报,告之:“总部拟东移就军,请接受毛泽东直接指挥。”

    朱德指挥200余名警卫和通信部队及县自卫队100余人,在古县节节阻击敌军四五千人,为临汾城内的军需物资以及数十万军民的安全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古县阻击战是朱德创造的以少胜多的又一个光辉范例。■

    友情链接

    郑州擎天近代中国研究国家档案局国史网求是网凤凰网国际在线中国青年网共产党员网光明网中国日报网央视网中国网新华网中国政府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人民网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共产党历史网河南党史网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1
    一级AⅤ免费